小國生存之道:崇實務本、不卑不亢 小國生存之道:崇實務本、不卑不亢 2010-01-05 工商時報【本報訊】 新年新希望,各國領導人也忙著許願。債務危機未除的杜拜酋長穆罕默德如期舉行世界第一高樓「杜拜塔」的啟用儀式,冀望這座通天大樓,能發揮「通天」本事,挽杜拜經濟狂瀾於既倒。 新加坡內閣資政李光耀在接受國際媒體專訪時憂心呼籲:「新加坡人越來越不進取,如果不更努力,可能會輸給別 seo人。」於此同時,馬英九總統在民國99年的第一篇治國周記中則期許台灣成為「和平製造者,譜出小國致勝的新頁」。  杜拜、新加坡與台灣都是小國,發展軌跡並不相同,但最近兩年同受全球金融風暴衝擊嚴重,「祈求國運否極泰來」,當是三國領袖相通的想望,只是舉措與祝願不同,也反映出治國風格的差異。  杜 借貸拜國營事業「杜拜世界」爆發倒債風波迄今已40天,雖然靠著富兄弟阿布達比出手救援而暫時止血,但仍未見強人酋長穆罕默德提出具體的自救方案。當年共築沙漠明珠夢的各路人馬,大難來時各自飛;昔日眾人景仰的「杜拜學」,也已成杜「敗」學。  當人去樓空,穆罕默德猶堅持要讓以債養債堆疊起來的「杜拜塔」如期開張,看似信用破產 裝潢者力守最後的承諾,但在外人眼裡,更像打腫臉充胖子,純為沖喜求轉運之舉。 這座高度超過800公尺的沙漠地標,在未來的數年內都注定會是世界第一「空」樓,並成為其他治國者的殷鑑。凡事由奢入儉難,如果今後穆罕默德望著杜拜塔,只是緬懷著過去的榮光而不思振作,那麼杜拜恐怕復興無望。 反之,若他將尖塔視為懸梁刺股的鞭策,則小國猶有機會再起。惟結果有待?租房子伅 ̄狻C  與台灣並列亞洲小龍的新加坡,也是強人之治創造經濟奇蹟。與杜拜暴發戶不同的是,這個資源缺乏的城市國家靠的是憂患意識在鞏固自己。李光耀最近的語重心長就是一例。 他在接受國家地理雜誌專訪時,批評新加坡人越來越不進取,因此樂見很多華人新移民進駐,因為新移民「求知若渴」,對照原居民對自己「鞭策不夠」,如果新加坡人不更努力,他們可能會輸給別人。 酒店工作  李光耀的用意,就像在鯉魚池裡放進兇猛好鬥的梭子魚(華人移民),鯉魚(新加坡人)在被追趕的過程中,因為運動量大增就不易生病。這位內閣資政言者諄諄,不免被年輕一輩斥為倚老賣老,但無論在任何時代,憂患意識是小國發憤圖強的一大原動力,殆無疑義。  相對於新加坡始終瞭解身為小國的事實,並在李氏父子一脈相承下,踏著一致而務實的治國軌跡前進,台灣幾經民主直選、政權更 seo迭,國家認同由於政治操弄而產生嚴重斷層,有時太過自大,有時又太過自卑。 因為自滿於經濟實力,台灣曾經有過全球最高樓,也曾對彼岸築起厚重的鎖國防線;因為自卑於外交弱勢,政府在美牛事件上輕忽民意,弄得三敗俱傷。 我們無意緬懷早年的強人政治,但自前總統李登輝、陳水扁以降,意識型態的拉扯,造成國力耗損,志者灰心,以致馬英九總統在最新的治國周記中宣稱「我們正處在難得一見的歷史機遇點……台灣將譜出小 室內設計國致勝的新頁」,國人竟無太大的興奮感。  事實上,更令人關心的是馬總統所謂「小國資源有限,台灣沒有硬碰硬,耍大牌的條件,要以靈活、開放、彈性的思維來創造和平」,究竟所指為何? 如果把「靈活、開放、彈性」放在美牛事件來看,似乎意味著對美「退讓、道歉、示弱」。連美台商會都疾呼歐巴馬政府切勿輕言報復,以免因小失大,我們的外交體系還在強調「亡牛補牢」,對美「示好」的動作一定要做出來,而當局對內咎責竟又指 房屋出租向不負責決策只負責溝通的衛生署。以這樣的思維創造出來的和平,又如何讓人心安?  誠如馬總統在治國周記中所言,台灣GDP(國內生產毛額)已達4,026億美元,是全球第25名,世界經濟論壇競爭力調查,去年台灣排名也躍升至第12名,顯示台灣實力超越人口與土地限制,這是小國致勝的傲人成績。 其實,這樣的成果反映的正是民間部門比政府部門更知道什麼是真正的「靈活、開放、彈性」,因此即便在戒急用忍與積極管理的年代,都有辦法突破鎖國的藩籬,讓 酒店兼職諸多次產業不僅在東亞稱雄,還傲視全球。  台灣人民並不怕國小,也從不缺憂患意識,怕的是主政者朝三暮四,假「靈活、開放、彈性」追逐和平製造者虛名,而輕忽民之所欲與國家自主性。站在歷史機遇點上的馬政府,比前朝更有機會也更應該「崇本務實,不卑不亢」,為所當為,拒所當拒,如此才能創造更寬闊的施政格局,增進全民更大的福祉。 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! G2000  .
創作者介紹

2.55

en15enrwq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